麻豆激情网

麻豆激情网

问其心中亦甚觉热,唇干裂有凝血,其舌苔薄而黄,中心干黑,频频饮水不能濡润。若此恶露不下,后必为恙。

帮助方中重用大队凉润之品,滋真阴即以退虚热,而复以阿斯匹林解肌、滑石利小便者,所以开实热之出路也。然午前稍轻而午后则仍然灼热,且多日不能饮食,形体异常清瘦。

以上所论者,无论内伤外感,皆咽喉证之属热者也。诊其脉左右皆弦硬异常,因问其脑中发热或作疼,或兼有眩晕之时乎?

自言有时亦思饮食,然一切食物闻之皆臭恶异常,强食之即呕吐,所以不能食也。拟治以麻黄汤,再重加补气之药,补其正气以逐邪外出,当可奏效。

及愚诊视,见其周身壮热,心中亦甚觉热,五六日间饮食分毫不进,大便数日未行。至其呼吸有时或喘,大便日行数次,亦皆气化虚而不摄之故。

因所服之药有效,遂即原方略为加减,又服数剂,其大便仍一日数次,血粪相杂,因思此证下痢甚久,或有阿米巴毒菌伏藏于内,拟方中加消除此毒菌之药治之。治此证者,宜清肝火、生肝血、降胃气、滋胃汁,如此以调养肝胃,则夜间自能安睡,食后自不停滞矣。

Leave a Reply